无题

有点干巴巴的感觉,普通的街道上亮着普通的灯光。

商铺,行人,车辆一一掠过银的视线,情绪言语和嘈杂的风声都被收拢在他抿紧的唇线里。

 

这条街好像永远都是这样,夏天的样子和冬天没什么区别。

 

车开到那段红绿灯路口,银习惯性地瞥向了右边的车窗外——『阿金花卉』,一间坐落在街道边的小花店。

他总是下意识地在这个路口就望向那个花店,整间屋子由实木嵌着玻璃包裹成一个立方体的相框,里面都是花花草草的世界,房子里的灯光就和这条看起来永远不会变的街道一样,在银经过的时候,总是亮着的。

像一个看不清表情的人。

所以花店看起来一直都是一种感觉。

他奇异地觉得这家店的名字取得平淡真挚。

有时候这家店进了新的花,大盆大盆的堆在门口和窗前,遮挡住了里面的世界。

 

花店对面有银行,银有时候会去那家银行,在几次路过花店那条街后,他终于进去看了看。

第一次打开了花背后的世界,店主正捧着一束花闭上眼依恋而自豪地嗅了嗅,笑眯眯地递给顾客。看起来有点臭美。

“欢迎光临!”他注意到银,朝他露出白牙笑了一下又回头,“当然,这些可都是我精心培育的,还有第二家店可以买到这样充满了爱意而茁壮美丽的花吗?!好好,那么慢走!还要再来噢!”

招呼完那个客人,那个店主在裤腿上搓搓手朝银走来:“帅哥想买花是吧,自己看着喜欢自己挑哈,如果不知道送人送什么花尽管问我。怎么样,是不是觉得我很体贴不烦人?”他又笑了,不是礼貌性的眯着眼睛露着牙齿纯粹没心没肺傻帽儿的笑。

发型很有特色。

银在心里默默打量。

金被他盯得有点发毛,敛了笑容嘴角抽抽地想,这货不鸟人的啊。帅哥都是装逼装出来的么。

 

银居高临下地俯视他,然后别过头看起了花,鼻子里轻轻哼出一声“嗯”。

 

银转来转去,发现这里的花的确比自己常收到的那些要来得健康,水润,富有生机,卖相很不错,一个个像被宠爱着的孩子一样自信。柜台更里面的地方也摆了一些花,他的视线掠过那些花直盯墙上贴着的一块小黑板,上面写着几句话。

禁止摧毁细小花瓣、花叶。

禁止吸烟。

禁止男男和女女和男女间打打闹闹。

禁止调戏店主(♀可)

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吧,银心想。

 

走的时候银一朵花都没买,金有些挫败。还有人进了我的店逛了半天选不出满意的而离开的么 ……啊,好伤心。

后来那个红头发银色眼睛的男人也来了好几次,可是他什么都不买。节日的时候花店的生意最好,那些日子他都不来。平时顾客走的差不多了,他会来。

 

 

想写淡淡的稍许温馨带着点现实气息的银金,应该不是那么令人期待,因为是生活。半夜突发无聊脑洞困抽了写不下去了,打住先,但是真的很喜欢「阿金花卉」这个名字,就那么静静地躺在某个城市某条街道的里面。

 

2013-10-03 10
 
评论
热度(10)
© 焰塚|Powered by LOFTER